kyag eive ekaq uq8y fr9t woa6 ks0w bzdb 3zd9 j805
关闭

前段时间热议的“渐冻症”真的无药可医吗?基因疗法能否治愈呼吸疾病?用抗生素前必须要皮试吗?呼吸科医生科研该怎么做?如何更合理地应用指南?……

针对这些呼吸科医生关心的问题,医学界特意邀请到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Charles Wiener教授,结合前沿进展和临床知识进行了详细解读,干货满满,一起来看看吧——

用抗生素到底要不要皮试?

医学界:您认为使用青霉素和头孢菌素类抗生素前,需要做过敏性皮试吗?

Wiener教授:我并不了解中国青霉素过敏的发生率。在美国,不是所有患者都需要做皮试,接受皮试的患者比例不到1%。

事实上,过敏非常少见。即使患者告诉医生他对青霉素过敏,其实也大多不是严重的过敏,例如皮肤红疹。如果患者既往使用青霉素或头孢有过敏情况发生,保险起见我们会做皮试。

尽管如此,对于过敏仍需谨慎对待,只要患者自述曾过敏,医生必须重视。

神乎其神的基因疗法,呼吸科用得上吗?

医学界: 基因疗法是治疗呼吸疾病的一个新的方向,那它未来是否可以替代传统的治疗方法?

Wiener教授:几乎所有人都对基因疗法寄予厚望,希望它可以治疗所有的疾病。但事实上,目前基因疗法只对少数疾病有效。

大多数常见疾病,例如肺动脉高压,基因并不是唯一的致病因素,因此单一的基因疗法并不能治疗这种多因素导致的疾病。有一些病如地中海贫血,因为可以确认它基因致病机理,所以基因疗法就是有前景的。

为了实现基因疗法治疗呼吸疾病,科学家首先要做的是去了解哪些基因会致病以及该基因是如何导致疾病的,然后根据研究结果,去开发一个可以逆转已经突变的基因的医疗产品。

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实现这一愿景,但是需要一些耐心。10年前,每一个乳腺癌患者我们都用相同的方案去治疗,但现在,基因疗法让每一个患者接受到个性化的治疗,同样的思路也能运用到呼吸疾病上。

想投身RICU,你要做到这些!

医学界:在中国,有些呼吸科设有单独的RICU,您认为ICU的医生与呼吸科医生有哪些不同?

Wiener教授:医院如果有收治重症患者的需要,就需要有ICU。并不是所有的医院都需要具备收治危重症患者的能力,但是每个医院都必须有相应的规定流程,当有危重症患者出现时,应该送往何处。

危重症医学已经成为一个单独的学科,它与呼吸科也有一些学科间的交叉和重叠。当然,呼吸科也有许多内容是重症医学不包含的。

在美国不是所有呼吸科医生都能进行危重症诊疗,许多危重症科医生对呼吸科专业也不是特别熟悉。

即便是危重症患者的诊疗,现在的趋势也在进行进一步的细分,比如NICU, SICU等,相比于呼吸科医生,ICU医生需要有更全面的且涉及多个领域的临床经验。

每个患者的治疗,都要按照指南来做吗?

医学界: 关于指南如何应用于临床实践的问题,您怎么看?

Wiener教授:首先,指南是否适用取决于患者临床情况与指南规定是否符合。所以,医生必须理解指南适用于哪些患者,并了解每一个患者的情况。如果患者情况并不符合指南,按照指南来治疗对患者而言反而可能是一种伤害。在美国我们常说,“不要硬把一个方形的钉子挤进圆洞里”(Don't put a square peg in a round hole)。

对大多数的病人,遵循指南治疗可以使其治疗更高效,例如对COPD的治疗。而对于指南不适用的患者,医生首先要了解疾病的致病机理,要保证使用的治疗方案从原理上是可行的。当然,经验很重要。与外科医生不同,内科医生会对疾病和其原理有更深的理解。对治疗方案的讨论,应该建立在疾病本身知识的挖掘和理解上。

霍金的奇迹,能否再现?

医学界:前段时间,霍金的去世引发了全世界对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渐冻人”,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ALS)的关注。您作为该领域的专家,能否介绍下ALS最新的诊治进展?

Wiener教授: ALS患者最终的死亡大多数都与呼吸肌痉挛有关,目前还没有相应的对策能够达到重建呼吸肌的目的,但仍有一些方法来延缓病情的发展:早期介入的呼吸支持可以减缓呼吸相关肌肉萎缩的进展,延长患者生存时间;另外,也有一些非侵入性机械通气的方法可以让ALS患者获益。

遗憾的是,现在还没有像起搏器一样的装置或治疗方法可以直接作用于呼吸肌。在我们看来,目前较热门的干细胞疗法,并不能起到真正的效果。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有ALS临床实验研究中心,目前有一些相关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但至今还没有发现任何可以治愈ALS的药物或其他治疗方式,临床医生依旧只能依赖于一些药物来延缓病情的发展,ALS依旧是一个不治之症,希望我们的研究未来可以使ALS患者受益。

没有意义的科研无法造福患者

医学界: 年轻医生如何才能平衡好科研与临床工作?

Wiener教授:对于年轻医生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成为一个好医生。科研很有意义也很重要,但首先要明白的是,我们为了什么而做科研。

很多时候做科研只是不得不去做,而不是想去做。如果做科研只是为了晋升或拿更好的薪酬的话,那我们要对整个医疗体系提出质疑了。没有意义的科研无法造福到患者。

平衡是每个人一生的难题,我们不得不去摸索、寻找自己的平衡。但可以肯定的是,不论是做科研,还是从事临床工作,一个好的医生应该专注于促进患者甚至是全人类的健康。无论如何,科研能力确实是做一个好医生所需要的能力,它能帮助你更好的理解疾病与健康。

专家简介

Dr.Charles Wiener

Charles Wiener教授是生理学和呼吸急诊医学科的医学教授。他的研究领域包括医学教育, 肺循环和缺氧,以及神经肌肉疾病中的呼吸肌功能。Charles Wiener教授也是约翰?霍普金斯医疗集团国际部的亚洲事务副总裁兼医学事务副总裁。他领导着多个全球项目,负责战略策划,督导教育基础框架设计和医学培训等事宜。

Charles Wiener教授从杜克大学本科毕业并在迈阿密大学获得医学学位。他在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完成住院医师培训,之后在伦敦的翰墨史密斯医院(Hammersmith Hospital)皇家博士后医学院进行研究员学习。1991年以讲师身份加入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维纳医生也是《JAMA大查房》杂志(JAMA Grand Rounds)的分栏主编和《美国内科学杂志》(The 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ine)的副主编。他曾被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授予“教授教学奖”和“乔治斯图临床教学奖”。

责任编辑:林菽蔚
相关阅读